首页 >饮食

怒剑龙吟 第七十九章 上门示威

2019-11-07 23:48:12 | 来源: 饮食

怒剑龙吟 第七十九章 上门示威

宿舍楼前的空地上,一队队学员在紧急集合中。他们很多都还是睡眼朦胧状态,身上的衣服都没有穿戴整齐,而且不少人都还是穿在拖鞋下来的。

大部分人都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和周围的人地生活讨论着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周末一大早竟然都把大家召集了过来。然而他们知道事情一定不小,因为叫唤他们的人使用的可是学员间私下制定的紧急的口令。

站在队列前方的洛亥涛看着眼前的学员要迅速地聚集还是比较满意的,但是想了想执法队中的黑暗后又不禁再次握紧了双拳

。在得知风韧被执法队带走的消息后,作为十班班长的洛亥涛迅速让人急忙召集其自己班上的所有成员,而且还嘱咐他们将其他班关系好的学员也部叫上,直接使用紧急口令。

在学院中,虽然学员间表面上被划分了班级为集体活动单位,但是实质上还是主要以结成小团体为主。一般情况下比较强势的学员都会拉拢一些志同道合者组成自己的团体,比如卓光那样。

而相对弱势些的学员不仅自己没有能力组成小团体,而且别的团队也懒得吸收他,这样被落单的人就比较容易受到学员间的欺负。为了应对这种情况,整体实力中等的十班在班长洛亥涛的带领下,和别的班上一些手排斥的学员构建了属于自己的势力。虽然和那些能够横着走的小团体法正面抗衡,但是相较之下气势也高了不少。

为了能够应对各种情况,他们之间制定了很多用于区分事情紧急与否的口令,而这次下达的就是为紧急的、只有在成员面临到重大危险时才会使用的口令。

“差不多了,目前能够凑齐的就是这些人。女生和导师那边也派人去通知,大概只会比我们晚点达到。”徐晓宇盘点了一下人数后报告给了洛亥涛。

“还记得我们的口号是什么吗?”洛亥涛环视了一下在场所有人后高声问道。

队列中的绝大部分成员在此刻终于清醒了不少,他们高声叫喊着回答道:“团结友爱,荣辱与共!”

喊声震耳欲聋,不知道惊醒了宿舍中多少还在梦境中徘徊的学员。

“昨夜,有人公然上门挑衅打伤了我们不少人,但是后被我们的一位成员给挫败了。今天早上,我们的这位英雄就被执法队给带走了,你们说怎么办?”

“找他们要人!要人!”众学员们异口同声。

洛亥涛满意地点了点头,大手一挥叫道:“走!”

依旧有些凌乱的队伍在洛亥涛的带领下离开了宿舍区,而宿舍楼中议论纷纷,都在猜测着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有一小部分人在暗中冷笑,正是卓光他们的小团体成员。

“话说执法队分部学院中就有十二处之多,我们难道一个个找不成吗?”王校走到了洛亥涛身边低声问道。

洛亥涛恨铁不成钢地在王校头上敲了一下说道:“你就不能动动脑子?昨天上门挑衅的可是卓光,他哥卓天冉可是七号执法队的队长,你说我们该上哪里去要人?”

王校默不作声地退到了一边。

大队人马在学院中气势汹汹地穿行引来了不少学员的注意,就连其他的执法队成员也被吸引过来了。不过他们也只是旁观,在这群人没有作出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之前,纵使是执法队也是权阻拦的。

学院的规定中确实存在着不允许学员之间私下械斗的条例,不过在真正遇上这种事情时,只要没有引发过大的影响,学院方面还是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而专门处理这类事情的执法队一般情况下,没有来自上头的压力的话,也不愿趟这种浑水。

也许,正是这条规定的形同虚设才导致了某些执法队一言堂的产生。

而就在洛亥涛率着一干人马朝着七号执法队分部急行军时,卓天冉、卓光两兄弟依旧在办公室中若其事地喝茶聊天。这种进行私刑的事情他们也不是第一做了,由于学院高层中有关系,每一次他们都把事情压了下去。

“哥,都过了一刻钟了,也差不多了吧?我去看看那小子被揍成什么样子了。”

说罢,卓光茶杯一放站起身来。就当他正欲走出门去之时,卓天冉的手按在了他肩膀上脸上带着一缕古怪的表情说道:“我劝你好还是别去。”

“为什么?”卓光似乎没有注意到他哥哥的怪异表情。

卓天冉有些阴森地说道:“你不是想要毁了那小子吗?由于为了好压下这件事情,我们并不能在他身下留下什么严重的创伤,以被人抓到把柄。但是,要是我给他加上些心理上挥之不去的阴影的话……”

“什么意思?”卓光有些不明所以。

卓天冉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望向外说道:“你还记得上次得罪了我们的那位曾被誉为你这一届杰出之辈的那个人吗?”

卓光略加思索一番答道:“你是说那个鲁什么的……对了,鲁耀?”

“不错,就是他。你不是当初一直想知道他究竟是遭遇了什么才辍学,一阕不起了吗?”

“是啊。哥你这一说我现在又开始好奇了,那样的人怎么会因为一顿揍就变成双目光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了。”

卓天冉带着戏谑的笑容说道:“谁说他只是被哈德揍了一顿?其实,哈德他喜欢男人,所以顺便……”

接下来的话,即使卓天冉没有,卓光也自然明白。他只觉得一阵阴风卷过,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不由自主地一阵收缩。

“原来如此。不过这样也挺好的。”卓光脸上尽是狰狞之意。

卓天冉打了一个响指,一名执法队队员走了进来。

“密室里的动静如何了?”

“刚开始尽是打斗声,前不久几声惨叫之后就安静了许多。现在只能依稀听到一些喘气声。”这名队员毕恭毕敬地报告道。

挥手示意手下下去,卓天冉看着自己的弟弟说道:“看来好戏开场了。”

卓光一阵大笑,然而外面突如其来的一阵呐喊声将他肆忌惮的笑声硬生生压了下去。

“什么情况?”卓光狐疑地看向卓天冉。

“还能怎样?想必是那人的一些同学前来闹事呗。我倒想看看他们有没有能力闯进我这执法队的分部!”卓天冉面不改色,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了。

“对了,这回你让我抓来的那小子叫什么名字?”卓天冉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一直漏掉了些什么关键的东西。

卓光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叫小明画了张图让他们去拿人。你知道,小明的画工惟妙惟肖。”

一股莫名的不安感在卓天冉心中浮现,他突然隐隐感觉到这次的束缚疏忽很有可能带来一个自己覆灭的可能。

“走,出去看看!”

执法队分部办公室外,在洛亥涛的带领下,四十多名学员组成了一道人墙拦住了大门的出口。而在不远处,一群前来看热闹的学员议论纷纷。

“执法队重地,闲人退散!”一名执法队小队长大声呵斥道。

然而根本没有人理睬他,大门前的人群再次前进了几步。

“放人!放人!放人!”所有人节奏一致的高声叫喊道。

小队长脸色一变喝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上!”

一阵利索的脚步声从执法队的办公室中传出,一队劲装打扮的队员从室内窜出排在了小队长两侧。他们背负箭袋,手持长弓,在小队长的指挥下部半跪在地上,箭上弦展开,寒光闪烁的箭矢指着不远处的人群。

贯风弓,模仿一件玄阶低级灵宝量产制造出来的专供执法队使用的武器,威力可比黄阶低级灵宝。这是执法队手中的第一件利器,也是具威慑性的手段之一。黄阶低级灵宝的威力单独使用确实不算怎样,实力强点的学员就能挡下。但是十二支刻有法阵的利箭同时射出的话,那么威力也是不同凡响。

见到执法队这么就利箭上弦,洛亥涛已经完肯定了风韧就是在他们手中。面对十二支寒光闪烁的箭矢,他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既然做好了要上门要人的打算,洛亥涛早就将这个变数考虑在内了。

“有本事,你就射啊!”洛亥涛上前一步,面惧色。

如果您觉得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贵阳治疗阴道炎费用
贵阳市看癫痫的医院
宝山区大场医院
肇庆市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南昌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