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食

喜地嘿嘿一笑我早有此意明天就去和他说

2020-01-21 23:41:56 | 来源: 饮食

有户人家生了一对双胞胎男孩,老大起名叫欢天,老二叫喜地,虽然是双胞胎,但哥俩性格却一点都不一样。刚出生的时候,老二就霸占着妈妈的乳汁,妈妈如果要给老大吃,老二就会哭得快断气了一般。妈妈无奈之下,只能多喂喜地,欢天只能喝点玉米粥之类的对付过去,所以一小欢天就面黄肌瘦而喜地却白白胖胖。老二从长相上就比哥哥占优势,慢慢地父母对老二越来越溺爱。

两人长到十几岁的时候,老大越来越温顺善良,老二却越加狡诈霸道。本来应该两个人干的活都被欢天包了,时间长了大家都觉得天经地义似的。

转眼两人二十多岁了,父母先后过世,老娘临死前拉着欢天的手反复交代:“你是当哥的,一定要让着弟弟。”在欢天答应之后才闭上眼睛。

这天,欢天在靠河边的地里顶着太阳铲地,喜地躺在树下乘凉。忽然传来一个女子的呼救声,两人一起看去,一个姑娘正在河里挣扎。欢天二话不说扔下锄头就跳到河里,拼命游到河中间,托住姑娘的腰往岸边游过来。喜地原本还站在岸边看热闹,等看清楚姑娘的长相,一下子也跳进了河里,等欢天累得半死好不容易游近了,这才迎上去对欢天说道:“老大,你歇会儿,我来!”

欢天没多想,顺手将姑娘往前一推,喜地接过来,抱着姑娘上岸了。

姑娘长得挺漂亮,此时早已昏迷不醒。喜地根本没让大哥动手,双手按着姑娘的腹部推揉半晌,姑娘吐了几口水,终于折腾醒了。

姑娘看着还放在自己肚子上的手,脸色一红,爬了起来,对着喜地鞠了一躬:“多谢大哥救命之恩!”

喜地故作大度地摆摆手:“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姑娘是哪里人士,为何掉入河中呀?”

姑娘叹了口气,说起了前因后果。原来姑娘是上游莒县人,芳名翠云,父亲是莒县县令。翠云今天随着丫鬟去赶庙会,不想到桥上的时候,人群拥挤,竟被生生挤得落入水中,顺着水流被冲到了这里。

喜地眼珠转了几下,开口说道:“翠云姑娘,既然遇见了就是缘分,不如我送你回家吧!”

翠云偷偷瞄了喜地一眼,见他长得白白胖胖,也算一表人才了,于是含羞点点头,轻声说道:“那就麻烦大哥了。”

翠云衣衫尽湿,看上去非常尴尬。喜地从树下捡起自己的外衣,替翠云披上,领着她向前走去,欢天捡起锄头继续劳动。

喜地和翠云沿着河岸走了一半,就见一群人沿着河搜索过来。看到翠云,一个中年妇女趔趔趄趄扑过来,抱着她放声大哭:“我苦命的女儿呀,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可让娘怎么活呀!”

翠云的父亲走过来,抚着女儿的后背说道:“吓死为父了,丫鬟小桃被我打了个半死,连主子都照顾不好,要她何用,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为父一定让她抵命!”

翠云微微一笑,对着父亲说道:“是女儿命大,多亏遇到了这位大哥,将我救了起来。”

翠云父亲一听,对着喜地千恩万谢,拉着他回到了府中,好酒好菜轮番摆了上来,盛情款待。翠云悄悄和娘亲说了自己被喜地救了,难免有肌肤之亲,这在古代可是大事。翠云娘赶紧告诉了自己老爷,老爷一听,在席间就做了决定,将女儿嫁给喜地,陪送白银一千两,择日完婚。

这喜地算是走了狗屎运,不但娶了县令的千金,还得了这么多银子。一个月后,翠云带着还一瘸一拐的丫鬟小桃嫁到了喜地家。

喜地把家里的旧房子推倒重新盖了一栋阔气的新房,置办了田地,雇佣了长工,过上了土豪的日子。过了不到一个月,翠云就在喜地耳旁吹风:“这房子是用我从娘家带来的银子盖的,你大哥住在这算怎么回事?”

喜地嘿嘿一笑:“我早有此意,明天就去和他说。”

第二天一早,喜地喊住了扛着锄头正要下地干活的哥哥,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老大,你先别走,我和你说个事儿。”

欢天站住,迟疑地问道:“有什么事你尽管开口。”

喜地道:“如今我也成家了,兄弟再住在一起不方便,不如咱俩分家过吧。”

欢天愣了半天,无奈地叹气道:“全凭兄弟做主吧。”

老二道:“这家也好分,房子是你弟媳拿钱盖的,没你什么事儿,咱爹娘留下十亩地,山后那五亩归你,宅子旁边的归我。”

欢天听后一阵心酸,本来父母留下的房子还有自己一半,但弟弟翻修重建,硬是没自己一点关系了。家里两块地加起来十亩,而山后的那块地最多三四亩地,还全是乱石,打不出多少粮食,这喜地还是一贯的贪婪狡诈,丝毫没有兄弟情义。欢天伤心地点点头:“就依你。”

兄弟俩找人作保,签了分家文书,欢天扛着锄头,带着几件随身衣物,这就是他的全部家当了。

欢天来到山后,从自己地里向外捡石头,干了半个多月,在地边垒砌了一座石头房子。外面糊上黄泥,上面苫上野草,总算有个能遮风挡雨的小窝了。欢天平日里为人善良,喜欢帮助别人,如今落得如此凄凉,乡亲们看不过去,纷纷帮衬着米面,总算熬到了庄稼成熟,这才没被饿死。

大年三十晚上,欢天自己包了点饺子,对着油灯吃了。听着远处一阵接一阵的鞭炮声,心里倍觉凄凉,不由走出门去,站在高处向村里眺望,只见喜地家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鞭炮足足响了一个时辰,心里不觉黯然,转身准备回自己小窝呆着。忽然发现身后站着一位衣衫褴褛的僧人,对着他宣了一声佛号:“施主,贫僧云游至此,可否施舍些斋饭?”

欢天忙不迭应道:“这有何不可,正巧我包了素馅饺子,大师若不嫌弃,就和我到寒舍享用吧!”

欢天引着僧人来到家中,盘上碗下的热情招呼,僧人食罢,见到欢天简陋的石墙上供奉着佛祖,不由称赞道:“施主一心向善,必得佛祖庇护。”

欢天被勾起了心事,眼睛一酸落下泪来:“都说善恶有报,我自小就不敢做坏事,见到别人有难总是上前帮忙,为何却落到今日这般下场?房子被弟弟霸占,原本是我救起的女子也嫁给了弟弟,这佛祖可看到眼里了吗?”

僧人微微一笑:“这有何难,贫僧略有法力,可将你和弟弟的生活互换,你可愿意?”

欢天问道:“怎么个互换法?”

僧人道:“就是把你变成喜地,无论性情长相都一样,这样你就可以住到他的房子,他的媳妇也就变成你的媳妇了。”

欢天急忙摇头:“我可不想变成喜地,他的性格自私狡诈,如果让我变成他,还不如让我死了!我那个弟媳也不是良善之辈,空有一副好皮囊,却心肠狠毒,对服侍她多年的丫鬟也是非打即骂,我宁愿一生不娶也不愿与她为伴。”

僧人双手合十:“善哉善哉,你还不明白吗?佛祖已经给了你最宝贵的品性,让你成为一个好人,你为什么还怪佛祖偏心呢?”

欢天顿时醒悟过来,满面羞愧,深深给僧人鞠了一躬:“多谢大师指点,我明白了。”

从此后,欢天打开了心结,每日安心劳作,平时处处行善,日子渐渐过得好起来。

这日,欢天正在地里除草,忽听村里几声锣响,人声鼎沸,不由好奇地向村里跑去。只见一队士兵从喜地家里拖出喜地夫妇,将二人五花大绑,为首军官手持诏书,大声宣读:兵部侍郎林元庆勾结异族,密谋造反,朝廷震怒,按律满门抄斩,诛九族,林翠云之父系林元庆九族之内,赵喜地娶林翠云为妇,亦属九族之末,特此擒拿归案,择日问斩。

欢天如受雷击,跑上前去大声求情:“军爷,当初救林翠云的是我,本该由我娶她为妻,小人愿替弟弟受死。”

军官脸色严峻,语气却很温和:“军令岂能儿戏,念你有情有义,本将军不为难你,速速退下。”

欢天还想争辩,被乡亲们死死拉住拖到一边,生怕他吃了亏。喜地抬起头愤怒地看着哥哥,大声喊道:“老天,你不长眼睛呀,本来该死的是欢天,为什么是我,不公平呀!”

一众军士如狼似虎,七手八脚将二人塞进囚车,扬长而去。欢天被乡亲们拉住,只能眼睁睁看着马蹄扬起的尘土渐渐远了。

丫鬟小桃怯生生地走过来,低声说道:“主子一家被问斩,赵欢天公子是长兄,当初被喜地主子赶出家门,此时理应回来主持家政。”

一干乡亲纷纷附和:“对呀,这本来就是欢天的家,好人有好报,你就搬回来住吧!”

就这样,欢天回到了自己的老宅,他把喜地购置的田地分给了乡亲,仍靠着自己家的田地度日。另外,他撕毁了小桃的卖身契,还她自由身,可是小桃说啥也不肯走,村民们看出了苗头,找来德高望重的长辈替两人做主,为他们举办了婚事,从此两人恩恩爱爱的生活在一起。

共 11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是一母同胞,却性情迥异,忠厚贤良的哥哥勇救落水女子,却被阴险狡诈、贪得无厌的弟弟抢得功劳,自此兄弟二人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弟弟成就“英雄救美”之名,娶了县令之女,成了土豪;哥哥被迫与弟弟分家,没了房子,又分得最差的 、4亩地,只好在后山搭个窝棚凄苦度日,幸亏他平日与人为善,深得邻里喜爱,才度过饥荒。除夕之夜,当他看到弟弟家金碧辉煌、灯火通明、鞭炮响了一夜,而自己却家徒四壁,心中黯然,感到上天不公、世事不平。然而云游僧人的一句话却点醒了他:“佛祖已经给了你最宝贵的品性,让你成为一个好人,你为什么还怪佛祖偏心呢?”后来,哥哥安心劳作、处处行善积德,日子慢慢好起来。弟弟的命运却出现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因为岳父的亲戚犯了谋逆大罪,被株连九族,弟弟被抓时,尽管哥哥一再申明,当年就县令女儿的是自己,并表示愿意为弟弟受死。但奉命捉拿人犯的将军不为所动,最终弟弟与弟媳被处斩。后来,在众乡亲和弟媳丫鬟小桃的劝解下,哥哥回到老屋,掌管家业。善良的哥哥却执意将弟弟名下的田地分给贫困的乡亲,而自己仍靠几亩薄田度日。他的善举不仅赢得了乡亲的爱戴与推崇,也赢得了小桃对他的爱意,最终两人结为夫妇,成就一段美好姻缘。小说结构严谨,故事情节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不落俗套,语言朴实厚重、通俗易懂,读之朗朗上口、津津有味,小说内涵极其丰富,浸润着“礼义仁智信、温良恭俭让”的中华传统文化精髓。一篇不可多得的优秀短篇小说,倾情推荐赏读。【:乐歌】【江山部·精品推荐F】

1楼文友: 10:08: 4 每次读顾老师的小说都很新奇,怎么这么多故事?而且故事怎么都是这么蹊跷,情节如此离奇,包袱怎么设置这么巧妙,结尾又是这么出人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两个字 佩服! 诗骑人生

2楼文友: 11:08:05 从来善恶到头终有报

楼文友: 14:41:25 情节很精彩 大家来看呀

4楼文友: 21:47: 4 读此篇,我想倒着看世界,只谈有关善和恶的评价问题,我想到郑庄公与共叔段的故事:

共叔段是郑庄公的亲弟弟,他谋反前曾经有一次次越礼行为,而郑庄公却屡次退让,不予问责治罪。直到后来共叔段起兵谋反,郑庄公才不得不杀了共叔段。对此历来有两种解读,一种认为郑庄公宅心仁厚,屡次退让,对共叔段相当好,但是共叔段得寸进尺,自取败亡;另一种认为郑庄公心机太重,对兄弟都布下如此大局,一步步将共叔段带到反叛境地,但是却装作是不忍心的样子,最后更是杀了共叔段,是伪君子。

反观小说中的哥哥对弟弟只知道退让,姑且不论其是否有意设大局害弟弟。但就一味迁就弟弟的 恶 就是大错,对弟弟妥协,就是让弟弟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直到万劫不复。

弟弟的种种作为虽然无理,但是还罪不至死,更何况他们还是的亲兄弟。所以我认为弟弟的悲惨结局哥哥是应该负一定的。至少不应该心安理得。

善是好的品质,但姑息自己的至亲作恶,那也是不可原谅的。所谓,君子不苟求,求必有义。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不能眼看着别人走上绝路,更何况是自己的亲人。以上本人愚见,有不妥之处,老师见谅! 朗朗书声

5楼文友: 21:2 :58 欢天和喜地的性格缺陷是有原因的,除了刚出生时两人体格差异之外,主要是母亲的迁就造成的。母亲临死前对欢天的交待,使欢天母命难违。有句话说: 惯子不孝,肥田收瘪稻。

北京北城医院口碑怎么样
长春银屑病治疗最好的医院
合肥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四川癫痫病医院有几家
肇庆小儿白巅风去哪个医院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