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烘焙

江山美人志 第三篇 横扫六合 第二章 铁马冰河 第六十节 如愿以偿

2020-01-15 16:24:53 | 来源: 烘焙

江山美人志 第三篇 横扫六合 第二章 铁马冰河 第六十节 如愿以偿

作为教宗的特使日格曼并不认为享受这样的对待就是超出了规格,奥格斯堡帝国首都勃兰登堡城内首屈一指的格莱美酒店一直是奥格斯堡帝国官方接待贵重宾客的指定饭店,日格曼特使很喜欢这里的古典风格,推开窗户就可以俯瞰施普雷河河景,目光再往前推就可以看见帝国的王宫--夏洛腾堡宫,而紧挨着帝国王宫的马克西米连大广场正式勃兰登堡的中心广场,俾斯麦大桥横跨施普雷河,将城市东西两部分连接起来,构成了大勃兰登堡城。

躺在松软的大床上的女人仍然还在熟睡,穿上睡袍起床的日格曼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这些该死的奥格斯堡人,实在太过分了,谈判已经进行了三轮,仍然还没有多大进展。日格曼并不介意在勃兰登堡城中多呆上一些时日,躺在床上折腾了自己一夜的这个卡丁伯爵夫人的确是一个尤物,以自己多年来游走于荡妇们身体中的本事居然也差点制服不了她,日格曼不由得暗叹自己的身体可能的确有些机能老化了。

不过这个女人的确太迷人了,想起对方蕾丝胸衣下那白嫩的乳房和鲸骨裙下肥硕的屁股日格曼不由得又觉得身体有些发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欲望,现在不是时候,再这样下去,只怕自己连教宗的任务都尚未完成就要被吸成骷髅了。

站在窗口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清冷的河风让日格曼的脑袋清醒了不少,弗朗兹家族的荣誉必须要得到弥补,如果坎贝尔再这样强硬下去,只怕自己也帮不了什么忙了,想到这儿日格曼就不由暗自诅咒坎贝尔的固执和迂腐,如果不喜欢希伦公主殿下,你完全可以将她冷落到一边就行了,难道就必须要冒着触怒奥格斯堡帝国的风险来解除这个婚约么?

日格曼无法理解,不知道是不是又有哪个女人看中了科隆公国大公妃的位置,而坎贝尔也不知道拜倒在哪个女人石榴裙下才会如此不顾一切地做出这种不理智的举动,要知道弗朗兹家族在西大陆可是源远流长,大陆几乎每个国家的王室和大贵族都或多或少的与弗朗兹家族有着渊源,坎贝尔这样公然的与弗朗兹家族的成员解除婚约,无疑就是一种挑衅,可是据自己所知并非所有汉森同盟的成员国都支持他的这种冲动举动,尤其是在汉森同盟还在和法米尼帝国关系处于紧张状态的情形下。

现在听说法米尼帝国那边也有些问题,和利兹王国产生了一些纠纷,暂时搁置了与汉森同盟的争吵,但是这不能作为坎贝尔就可以挑衅奥格斯堡帝国的助力,不需要任何帮助奥格斯堡帝国就可以做到对汉森同盟构成巨大威胁的举动。现在这种情形之下,真的合适么?

站在窗边怔怔的出神,日格曼真的有些感觉到头疼,奥格斯堡公国应该还是十分尊重教宗的威望的,自己的到来虽然是半公开的,但是奥格斯堡帝国在接待规格上还是相当高的。从格莱美的头等套间到一连串的欢迎酒会,日格曼很是满足,但是问题在于奥格斯堡帝国的要求显得有些过高,而坎贝尔这个家伙的脾气又太倔强,看来自己有必要再去一趟汉森同盟那边,找几个重要成员国的主宰者向他们提醒一下眼下的局势,让他们明白这样和奥格斯堡帝国对峙下去,很可能就会让奥格斯堡人失去耐心。战争一旦爆发不打出一个胜负只怕就难以歇下手了,他们才是坎贝尔和科隆公国的后盾,只要将他们说服,坎贝尔这边就可以迎刃而解。

奥格斯堡帝国这边自己也需要提醒一下他们,不要得寸进尺,妥协才是避免战争的唯一办法,除非奥格斯堡人本来就是要发动战争,这不过是一个借口。想到这里日格曼不由得心中一凛,如果真是这样自己这场差事恐怕就真的麻烦了。

有些烦躁的将睡袍胸襟扯开,日格曼在窗边打着旋儿踱步,他得好好想一想,日下双方都不愿意让步,而奥格斯堡人似乎很乐于见到此种情形,汉森同盟和奥格斯堡帝国都是圣灵教教区,教宗在这里可以发挥很大的影响力,如果没有合适的借口,奥格斯堡人还是不敢轻易发动战争的,但是科隆一方执意坚持强硬的立场,这就是在给奥格斯堡人创造条件了,不行,得制止科隆人的挑衅,想到这儿日格曼就有些坐不住了,自己还得去汉森同盟跑一趟,务必迫使汉森同盟促使坎贝尔妥协,只可惜了身边这个尤物,未曾享用几天就要冷落在一边,下一次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看见床上的女人睡梦中慵懒的翻了一个身,白花花的大腿和半个臀瓣都露了出来,甚至连缝隙间的毛发都隐约可见,日格曼心又热了起来,那就抓紧这最后的时间再享受一遍,不知道在汉森同盟还能不能遇上这样的美人了。

很快床上就响起了一阵呢哝蜜语,日格曼似乎是在安慰身畔的美女,配合着一阵阵喘息,一场襄王云雨又掀了起来。

一把飞虎爪无声无息地搭在了窗台上,轻微的响动完全被床上的剧烈运动声所掩盖了,一道黑影一闪而入,在仔细查看了周围没有任何异常之外,他悄悄的燃放起一种异香,很快床上就安静了下来,黑影蹑手蹑脚地靠近床畔,观察了一下确定对方已经昏迷过去,然后才掀起锦被,两条赤裸裸的躯体还纠缠在一起,居然是一个男下女上位,咧嘴一笑轻轻一推匍匐在男子身上的女体,翻了过去,阴靡的场景让黑影也忍不住皱皱眉,一枚银针毫无阻滞的插入男子头顶,男子在睡梦中一阵轻微的神色变化,很快就又陷入了沉寂。黑影在搭脉确认后重新将女人的身体扶上马,飘然而去。

异香的时间只维持了几许便消散在空气流通的房间中,从茫然中情形过来的女人仍然下意识的继续昏迷前的动作,但她很快就察觉到了情况的不对,一声凄厉的尖叫从房中惊破了酒店静谧的晨曦。

大陆公历701年5月28日,圣灵教宗特使日格曼离奇的暴毙于奥格斯堡帝国首都勃兰登堡格莱美酒店中,而根据勃兰登堡内政部的调查,根据侍寝的卡丁伯爵夫人陈述,日格曼曾经提及坎贝尔态度太过顽固,他将前往汉森同盟其他几个重要国家交涉,要让其他几国施加压力迫使坎贝大公收回解除婚约和废除继承人的决定,而后日格曼就暴毙身亡。内政部门虽然没有调查出日格曼的死因,但是有了卡丁伯爵夫人的证言也足以证明科隆人的疑点最大,而坎贝尔仍然拒绝接受这个要求,战争将不可避免。

而与此同时科隆大公坎贝尔也发表申明指责奥格斯堡人暗杀了日格曼特使,企图借机引起教廷对汉森同盟的不满,为自己起衅发动战争寻找借口,并号召科隆人团结起来,同盟诸国履行同盟条约有关条款,抵御可能到来的外敌侵略。

6月5日,奥格斯堡帝国三十万大军分两路入侵科隆帝国,奥汉战争全面爆发。

很少喝酒的崔文秀终于要为自己开一瓶香槟来庆祝了,这是来自法米尼帝国嘎纳河谷的特种金香槟,瓶塞一开,馥郁的浓香在整个房间中弥漫。惬意的让舌尖在酒液中倘佯,双重的愉悦让崔文秀心情好到了极点。

奥汉战争终于爆发了,事实上崔文秀也清楚奥格斯堡帝国早就想要教训一下自己北方几个不太听话的小兄弟,虽然他们加入了更北方的同胞们组建的汉森同盟,但是同盟毕竟是同盟,缺乏一个强有力的统一政权机构,奥格斯堡人很希望通过痛痛快快的一战来让这些小兄弟们认识谁才是波罗的海西岸地区的真正老大。但是奥格斯堡人需要一个借口,科隆人送上了,圣灵教廷无疑是一个讨厌的苍蝇,他们不合时宜的想阻止这场战争,奥格斯堡人此时大概是对日格曼死充满了喜悦,死因并不重要,哪怕他是吃饭噎死也肯定是科隆人的阴谋,有这个理由太完美了。

现在似乎就该考虑自己一方应该怎么办了,军事动员部属早已在秘密进行了,为了防止引起对手的关注,调动的规模很小但是很频繁,这样会让人看起来更像是常规性的调动,这项工作还将继续进行一段时间,现在汉森同盟南部地区虽然已经进入战争状态,但是北方的伙伴们显然还有些不大愿意参加这场可能会是旷日持久的战争,他们对西面的法米尼帝国和东面的大唐都还抱有一定程度的担心,不过在科隆人的怒吼面前他们无法保持平静太久,否则他们下一次面临北方蛮族和西面法米尼帝国的挑衅时,就只能是孤军作战了。

铁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廊坊妇幼保健中心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南通如何治疗牛皮癣
治疗白癜风医院镇江哪家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