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烘焙

绝世道祖419第四百二十章练盅经

2020-01-21 08:23:27 | 来源: 烘焙

绝世道祖 419.第四百二十章 练盅经

三个月后,无妄海……

从莽原天山翻过去,罗飞带着群魔和飘雨楼的杀手们一路往北回到了无妄海,就地理位置而言,他们正在海面上空游荡,而且是属于无妄东岛的领地,罗飞不想再回醉仙岛引起纷争,天知道东岛院首得知自己杀了李天都之后会不会兴兵讨伐,反正在醉仙岛上,也没有惦记的事情,到不如就这样直接赶往西岛。

皑皑长空、乌云空锁,黑雾般的云朵时而翻滚如潮、时而安静的不着一丝痕迹,在这样的天气下要飞行足足八千万里路,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穿云舟虽然是法器不假,但是也需要器主经过滴血认主之后,利用法力驾驭,飞的太快,消耗法力太多,飞的太慢,也累人,于是罗飞只能不快不慢的控制着穿云舟的飞行速度,好在这玩意能在天上长时间飞行,只要法力不耗尽就掉不下去,而在无妄海中,只有修真者才会光明正大的在海面上空飞行,修妖者和修魔者是不会轻易出现的。

罗飞出来的时候和单尧等人好好研究了一下无妄海各大仙院的位置和分布,无妄海太大了,从他现在的位置预估,想赶到西岛至少要飞出八千万里海域之外,才可以进入西岛的领地,这中间的路程中有多少危险还是未知之数,所幸的是,群魔和飘雨楼的杀手们修为都不低,自然不会惧怕,穿云舟上的人也不多,大家分散到船舷、船仓、甲板等等地方席地而坐,各自打坐调息、增进修为。

尽管不如闭关来的安静、实在,至少不会把一身功力落下。

赶路的时候总是显得无聊,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在东扯西扯,说说无妄海的各种趣事,后来就连话痨洪少凌都懒得张嘴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修炼心法,这一坐就是好几天。

罗飞把王莽安顿好,他的伤势不重,但是少了一条胳膊,还是右边的,镔铁大棍使的不如之前灵活了,偏偏穿云舟上地方还不大,没办法让他练习左手棍,罗飞琢磨着王莽已经达到了神通境,给他弄两部神通修炼也不错,可惜王莽练的是硬功夫,跟他的修炼方式实在不对路,没有适合他的神通,罗飞只能把从李天都和李望那抢来的法器取出来了。

三件法器一字排开摆在船上,罗飞顺手提起了那件天狼骨战铠,这件法器是天狼骨所制,天狼骨虽然不是妖骨,但是妖兽的骨头异常的坚硬,所以用来制作防御法器是最好的选择,王莽受伤太重,右臂已断,实力余留不足三成,再加上他修炼的野象功是一门强大的防御心法,从扬长避短的方向考虑,恰好适合他。

于是罗飞把王莽叫了出来:“王莽,这件天狼战铠给你……”

王莽手臂上缠着白布,鲜血未干渗透白布殷红无比,静静的走到了罗飞的身边,一看这件骨制战铠就挠头了:“大哥,这是灵器?”

“下品法器,主防御,你用正好。”

王莽连忙摆手,吸着气道:“太贵重了,我不能要,我练的是野象功,身子硬着呢,还是大哥留着用吧。”

“叫你拿就拿着,废什么话?”罗飞不耐烦的把天狼战铠往王莽面前一推,也不管他要不要,食中二指一并,唰的一记指光划破了王莽手掌心,鲜血正好滴在了天狼战铠上,罗飞喝了一声:“给我认主。”

“哦。”王莽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只能照作。

“少凌,过来。”让王莽在那里认主天狼战铠,罗飞又把洪少凌叫了过来。

“大哥,啥事?”

“青云法剑,你收着。”罗飞把法器往洪少凌身上一扔,后者慌忙的接在手里。

“我要这个干嘛,九蛇天枪用的挺好的。”洪少凌道。

“拿着防身,我留着没用。”

罗飞自习武开始就习惯了那种狠打狠杀的套路,什么剑、枪、勾、鞭这种阴柔的东西根本不在他的法眼,刀才是他的得意的兵刃,别看青云法剑是下品法器比龙渊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罗飞也根本不在乎。

“哦,那谢谢大哥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

罗飞说完摆了摆手,让洪少凌独自去修炼,剩下最后一个火龙罩,罗飞滴了滴鲜血自己留了下来,这火龙罩还是比较有用的,打斗的时候可以利用法力催动释放出两条火龙真灵,关键的时刻还可以保命,一旦遇到大火,往火龙罩里一钻,准保万火难噬。

分配了法器,罗飞才从怀里取出了一枚造型奇特的乾坤戒,这枚乾坤戒是他杀了韩英这后顺手从韩英的指头上撸下来的,因为他听古残说过,韩英曾经偷了他的宝贝,没准一直都在韩英的身上,所以罗飞生撕了韩英之后故意看了看,除了这枚乾坤戒外,韩英身上就没什么好东西了,于是乎罗飞就把乾坤戒留了下来,直到现在才有时间打开。

没了元神印记的乾坤戒在罗飞的念头之下成功打开,里面满满的堆积了不少的宝贝,有下品灵石,还有中品灵石,除此之外形形色色的药瓶有十几个,每个里面都盛装着各色纹路的丹药,最高级别的达到了四级。

除了灵石和丹药,罗飞还看到了一件魔兵,那是一件差不多跟龙渊似的上品灵器,像一只爪子,五道利刃,六寸多长,罗飞看都没看,直接把魔兵给甩了出去,问:“上品灵器,谁要?”

“嗖!”

魔兵还未落地呢,摩齿一抄就抄在了手里,欢喜不已道:“我收了老大。”

“行。”罗飞连眼睛都眨一下,这小子生性就是盗,说盗还是文雅的,其实就是一个惯偷,神通都主要练手,带个上品灵器绝对会实力大增。

摘下了灵器,罗飞就开始注意典籍了,韩英的乾坤戒里只有一部典籍,很厚,书脊的绑线大部分脱落了,一页一页的散乱的堆在一起,好在有几根线没有完全断掉,还能看出前后的顺序。

罗飞把典籍拿出来仔细端详,却没发现封面,然后他一页一页翻看就觉得奇怪了,这部典籍与他见过的典籍有很大的不同,每一页上都有心法和法诀,还有说明,并且还配上了临摹,每一页的符画都是一只古怪的虫子,有两只触角类似甲虫的、有漂亮双翅仿佛蝴蝶的、有长长的像蚯蚓的……反正是不少,他看了一会儿,知道这上面画的是“盅”,可“盅”是什么,罗飞就不明白了。

随便了翻了几页看的不是太明白,罗飞抬头一看,正巧看向了不远处单尧,这家伙在进浮屠殿以前是个洞虚中期高手,眼界极高,没准知道典籍的来历,罗飞喊了一声:“单尧,过来。”

“罗老大。”单尧睁开了眼睛,手一撑地站起走到罗飞的身边:“罗老大有何吩咐。”

“看看这个……”罗飞直接把典籍塞给了单尧。

单尧只搭了一眼就说:“恩,是古老大的东西,这部“炼盅经”古老大提过不止一次,听说很多年前就丢了,看来被那个叛徒给偷了去,罗老大,你要炼盅?”

“啥是炼盅?”罗飞不懂。

单尧翻了翻没有封面的“炼盅经”道:“属下也说不清,不过古老大曾经说过,炼盅是一门奇术,传自广洪荒的朱天一道,上古时期,妖魔大陆有一伙人,专门研究炼盅的奇术,这炼盅也就是弄一些虫子,每天饲养,喂大了再用特殊的心法祭炼,久而久之和修者融为一体,可以作战、可以帮助炼丹、可以制器、甚至还能看家护院,用处不少,比中东皇的“符木傀经”还要厉害一些。”

罗飞想了想,问道:“是不是韩英也使过这种邪门的神通?”他想到了韩英从口中吐出的那只拳头大小的黑色虫子,顿时一阵作呕,炼盅之法要是把虫子吞下去,没事的时候再吐出来、再吞下去,那也太恶心人了。

单尧笑道:“并非如此,炼盅之法也分正邪,正道炼盅通过是为了帮助修者修炼所用,也叫阳盅,韩英和古老大修炼的是邪盅,和阳盅正好相反,专门为了斗法使用的,罗老大你要是想修炼看看,可以仔细的钻研一下,其实炼盅也不错,这门奇术只有朱天一道精通,而且基本上失传不少了,再想找得到这么多的炼盅法,那就不容易了。”

“原来如此。”罗飞心有余悸的点了点头,没想到这九重天道门还有这么的门道,以前的他只知道修炼什么御剑术啊、星目神眼啊、什么制符啊什么的,现在看出来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真不知道还有什么厉害的神通呢。

弄懂了炼盅之法,罗飞决定先看看再说,不过在此之前,他整理了一下十几个药瓶中的丹药,再翻来覆去找了找,还真没找到什么特殊的东西,古残明明说韩英偷了他最重要的宝贝,难道就是这本炼盅经?

不像吧!

罗飞疑惑着,怎么找也没找到,最后索然无趣,把乾坤戒里的东西都倒腾在自己的身上了,包括那些丹药,可是当他拿起一只丹药瓶子的时候,罗飞意外的听到了瓶子当啷一声……

兴化市第五人民医院怎么样
郑州银屑病医院电话
日本nk细胞免疫疗法
湛江治疗早泄方法
温州白癫风治疗方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