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位面养殖专家 第297章 紧急安抚

2020-01-16 13:20:34 | 来源: 饮品

位面养殖专家 第297章 紧急安抚

话说当特派员姜处长一行人追出来后,发现戈伟早已不见了踪影。姜处长急的直跳脚,他可是眼睁睁的看着那药品样本被拿走了。眼看到嘴边的肉飞了,姜处长恨不得立马发动警力缉拿戈伟。

可这里毕竟不是京城。华夏的官场圈子讲究很多,他的手伸不到这么远。最后,姜处长只好无奈决定先回京城回报情况,把药品的事情先告诉家里老爷子。

这次姜处长是软磨硬泡,自己老爷子才同意让他代替来一趟天南。本来老爷子是想亲自出来的。这下回去后,老爷子肯定对他刮目相看,发现了这么神效的药品,这么大功劳,老爷子知道了一定会继续支持自己的。

于是姜处长连夜乘专机回到了京城。

京城某警戒区,一座不算奢华,但绝对风景雅致的别院。姜处长的车停下来,不等保镖阿东给他开门,姜处长便急切从车中钻出来,快步走进了院子。

一进院子,院里正有一名精神奕奕的灰发老者,在芬芳的牡丹花坛旁缓缓的躲着步子,一旁安静的伫立着一名看护。

姜处长一进门,老者就抬起头来,见到姜处长后淡淡一笑的问:“回来了。”

姜处长在旁边坐下。闻言立即做出一副气愤之色,告状道:“对方实在太不识抬举了!眼里就没有国家观念。傲慢无礼不说。居然还敢动手打阿东!最后被我赶走了!”

老者正微笑着喝茶,闻言猛的一口喷了出来。

姜处长一怔,老爷子这是什么反应?还是点点头说道:“像他们这种人,就不应该给好脸色,你越是开出优渥的条件,他们就越贪得无厌,向你索求更多。我想给对方一个下马威。等下次接触,对方态度肯定就软下来了。国家还能怕他个人?”

老者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苍老的手指颤抖的指着姜处长,脸皮哆嗦着“你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对了,一定是我没把药品的事告诉老爷子。老爷子听了这个一定会变高兴的。

眼看老者大喘气,一副心脏病都要犯了的模样,姜处长赶紧把自己在会所里的所见所闻。包括那“新型药品”是如何奇效,阿东的亲自试验等等。一一跟老者讲述了一遍。

最后他总结道:“这种新型药品,咱们一定要掌握住。哦对,是咱们国家一定要掌握住。爸你放心,过两天我再去见见那个人,相信这次对方应该就没那么傲气了。”

他不说还好,老者一听还有这回事,登时气得差点没吐血。

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了姜处长脸上,老者破口大骂:“你这个混帐东西!你糊涂啊!”

姜处长被打倒在地,愕然的捂住脸,不解的望着老者愤怒扭曲的面孔,不知所措起来。老爷子居然打他?为什么!

就见老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冲上来举手还要打,一边骂道:“你居然把人给赶走了!你知不知道,你给我们国家,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啊!你居然把人赶走了!”

说罢,不由分说对着姜处长又是一通暴打。

姜处长被打得哎呀哎呀抱头直叫,这可是真打啊,他都忘了自己长这么大上次挨打是什么时候了,五岁?七岁?

他现在四十岁了,成家立业不说,更是身居高位。老爷子这样一通暴打,直接把姜处长给打蒙了。

一旁的阿东和看护急忙冲上来劝解,老者也打够了,这才有点消气。

老者垂首顿足的道。

姜处长心说老爷子这话怎么这么熟悉,自己好像前不久还说过来着?

碍于保密原则,当初交代时,他没能把这次要见的人的真实身份告诉下去。现在他也不能说更多了。归根结底,老者认为还是自己失策,当初就不该让自己儿子替他走这一趟。

这下搞出大乱子了。

姜处长留在院中愕然呆立。心说难道自己真做错了?

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老爷子这么晚了居然还要亲自找一号首长解释?

这让他想不通。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养成一个习惯。不管跟谁交涉,都会习惯先把对方的身份背景调查清楚。一直以来出于这个良好习惯,他做事都从不出纰漏。

而这次,软磨硬泡的从老爷子手里把这趟行程揽过来,他就已经调查清楚了目标的身份背景。

得到的结论是,这只不过是个普通的商人子弟。父母在国外有企业,在国外小有名气。本身是天南市某中学的高三学生。

总的来说,很普通的一个年轻人。

于是他就认定,这次对方拿出的新型金属。就是对方父母在国外企业的研发产品。这次拿回国内来,就是想在国内大环境下寻求国家投资的。

像这种归国华侨商人,姜处长见的多了,接触的也太多了。他一直都认为国家给这些商人的待遇太过了,让这些商人养成了张口闭口就想伸手向国家要钱的坏风习。

姜处长把戈伟当成了这类普通商人,就想借机杀杀戈伟的锐气,好为下一步具体谈判做准备,于是就有了先前之举。

本以为回来能得到老爷子的赞赏,甚至在老爷子的周旋下一举将拿新药品也擒获。老爷子的赏识和政绩双丰收,结果万万没想到回来了不但没奖赏,还挨了老爷子一顿暴打。

且不说姜处长如何不明所以,戈伟这边正生着气呢。响了,一看是郑处长。

戈伟犹豫了一下,接通了。

戈伟冷哼了一声,不说话。

那头郑处长立即哑巴了,过了半晌,小心翼翼的道:“仙师啊,听你好像不高兴的样子,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那边郑处长一听立即惊呼不可能:“怎么会呢?这一定有什么误会。姜老德高望重,不会不是大局的啊?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

一听不是姜老,而是姜处长,郑处长就全明白了。

姜处长是谁,他怎么会不知道。那是姜老的大儿子,圈内人人皆知的一位人物。人常说虎父犬子,说的就是这种人。

郑处长就不明白了,向来睿智的姜老,怎么会派姜处长来处理这么重要的事情。这不铁定了要坏事吗。

可这事他不得不管。

郑处长说完,匆匆挂掉。随后便急匆匆连夜赶往去了。这件事事关重大,他是全程连接两方的纽带,这种事他必须出面。

郑处长还在路上,就接到了。一接听,心中就是一凛。召他过去,不用想,肯定是这件事闹的。

戈伟按掉后,微微叹了口气。

现在虽然几乎可以肯定,事情出在那个姜处长身上,但戈伟心中还是多出了一根刺。

当时他火得恨不得当场将那个姜处长格杀,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没动手。戈伟知道,假如当时他真的杀了姜处长,那自己就只余下两个选择了。

一是要么逃亡,彻底跟国家敌对。这样一来,此前的布局,现有整个天蚀集团都会失去。甚至还有可能牵连到父母的产业。

二是要么毁灭世界,用绝对的武力征服、进而奴役整个世界。结果不用说,得到的肯定是一片战火燎原的废墟。

此前他就想过,以他现在的能力,毁灭地球是轻而易举的,但想要掌控地球,就需要按部就班的发展,这个发展还脱离不开社会基础。

至于真正“操控”一个国家,乃至操控整个世界,让全世界68亿人民都心甘情愿认他做太上皇?

戈伟想都没想。

这个时代,已经不允许有一个人站到那么高的位置上了。这是民智开化、社会进程的结果。在蜀山位面东海之滨他能一言九鼎,可在地球不行,蜀山位面终究还是古代民俗。

何况华夏也不是非洲小部落,一个人想操控就操控的。人民大会棠的设立可不是偶然行为,戈伟可不觉得自己比高祖那群先辈们还聪明。

时间过了没多久,大约旁晚十点,戈伟正躺在云车里闭着眼睛研究位面市场,丢在一旁的再度响了起来。

戈伟瞟了一眼,懒得去接了,闭上眼继续看市场。?

结果孜孜不倦的响着,吵得戈伟心烦,一伸手,一股真元裹住飞了过来。

不出所料,又是郑处长打来的。

戈伟按下接通键,想听听他还有什么话说。无非就是道歉之类的。不管怎样,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单干的决定已经不容改变。

郑处长苦笑了一下,心中叹息,这次国家真是把这位得罪的不轻啊。也难怪,人家仙师好心好意来帮助我们国家,结果呢,国家反倒出了那么一号人来把仙师给得罪了。换了谁心里肯定都不舒服啊。

可任务在身,郑处长只能继续硬着头皮道:“仙师啊,上面已经有了决议了。这次双方的接触,不作数的。还望仙师大人有大量,给我们一次机会。上面希望能够和仙师再见一面,还会针对这次的事,当面向仙师您道歉的。”

郑处长一听戈伟拒绝,连忙说道:“仙师可以放心,这次绝对不一样。这一次,是一号首长亲自见你。”

戈伟一怔,不禁由躺变坐,坐起来问道:“一号首长?哪个一号首长?”

真的假的?戈伟有些意动了,一号首长约见?

以前戈伟就成天都能见到一号首长――在联播里。这次看样子国家是真拿出诚意了,居然连一号首长都惊动了。

戈伟不知道的是,事实上一号首长早就知道了泰若拉金属的事,极为重视。派人接触戈伟,但没想到会出这么大的纰漏。

一号首长不得不亲自出面,紧急安抚戈伟这位特殊人士。就像姜老所言,若不能及时挽回,这次国家可真要被一个害群之马搞得损失巨大了。

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但一号首长么……戈伟考虑了一下,最后点头说道:“那就再见一面吧。不过,丑话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我不想再出现之前那种事。”

&定!一定!”郑处长这才松了口气,眉开眼笑的答应道。(未完待续。。)

六枝特区人民医院
青岛市按摩康复医院怎么样
治疗白癜风东莞哪家医院好
山东牛皮癣怎么治
治疗牛皮癣医院乌鲁木齐哪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