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3章:金三角

2020-01-16 17:45:23 | 来源: 饮品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3章:金三角

眼见七八个保安拦住了出路,我有diǎn手足无措,刚才撞玻璃撞得我现在还有diǎn全身酸痛,那种散架子的感觉仍然没有舒缓,可眼前却又要面对一场殊死搏斗。<-.

虽然我还没有真正的参与开打,但现在身体的受挫程度,一diǎn不亚于挨了一顿暴打。面对这些人高马大的保安,我知道,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干倒他们冲出去。

我这人jiushi这样,理智的时候比谁都理智,可一旦要是打开了,那就谁都不会顾忌,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会给面子。

我一把抢过挪客手中满是鲜血的砍刀,指着拦路的保安,喊道:“不想死的,都他娘的给老子滚开。”

我这突然一抢挪客的砍刀,倒是把挪客吓了一激灵,这家伙很是吃惊的看了我一眼。可对面的保安却没有一个被吓到的,估计是听不懂我説的是什么,所以有diǎn无所畏惧。

也不知道是泰国纯酒的劲大,还是我真的撞蒙了,总感觉有diǎn头晕晕的,心想,晕diǎn好,晕了就不知道怕了,这要是身边还有diǎn酒就好了。

心里是这么想的,眼睛就不由自主的四处瞄了一下,还真看到有一瓶酒倒在地上,jiushi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酒了。我一弯腰把酒瓶捡了起来,拿在手里感觉到应该还有半瓶zuoyou。

也没看是什么酒了,拿起来咕咚咕咚就喝了下去,正所谓酒壮熊人胆,一口气喝完这半瓶酒,就把酒瓶往地上一摔,伴随着酒瓶的摔碎声,朝着前面的保安,就连砍了几刀。

虽然没有一刀砍中对方,但却也吓到了他们,几个站在前面的保安,连忙向后退了一步。

见到有几个保安向后退了,我这底气也开始渐长,心説,他娘的,原来这不要命的法则是国际通用。看来这年头,还是冲的怕愣的,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保安biǎoxiàn的越是畏惧,我越加的有胆量,就越加的会表演不要命的那一出,对着他们又骂了几句,挥舞着手中的砍刀,一连把他们砍退好几步。起初,我也不敢真往人身上砍,不过见他们一个个纷纷向外躲闪,我也就敢向前逼近了。

挪客见保安一步一步的向后退,露出了惧意的表情,当即凶狠狠的喊了一句什么,然后用他沾满鲜血的手往前一指,吓得那几个保安连忙散出一条路来,任由我们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走到门外后,我回头看了一眼,老嫖和小狼也跑了出来。

我们来时坐的那辆商务车,已经不知去向了,只好徒步跟着挪客跑了一条街,然后才拦了一辆的士。至于上了的士后车是往哪里开的,我是一概不知了。

不过坐在车里,我撞玻璃的那种疼痛劲一下子,就涌现上来了,也许是当时发力过猛,或者是刚才过分的紧张,所有的神经都紧绷在冲出来的那股劲上,所以当时还没感觉到如此的疼痛。可现在等我所有的神经放松下来以后,却觉得要比当时疼痛数倍。

的士足足开了能有40多分钟,才停到一户农家院门前,挪客下车后大喊了几声,从农家院里跑出来两个男青年,看见挪客的狼狈样子,都呈现出了满脸惊讶的表情,似乎在他们看来,挪客就不应该是zhègè造型的人。

我们被带到一个大卧室里,zhègè卧室和客厅是通着的,所以显得很大,那两人拿来了药箱,帮着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口,这期间挪客一直在打,而且看起来像是很气愤的样子。

等挪客打完后,小狼才説话,问道:“怎么会搞成这样?为什么你没带家伙,不是要把桑布解决掉吗?”

“奎爷,有jiāodài过,让我先和桑布谈谈,他们也算是老xiongdi一场,只要桑布肯回金三角和奎爷解释清楚,那奎爷就会放他一马。本来今天约桑布只是谈谈,并没有想动手,而且就算是要杀他,也要光明正大的杀。可没想到,这老家伙竟然先动手了,一定有人走漏了消息,不然桑布不可能会带那么多人去。”挪客説道。

“你dǎsuàn怎么办?”小狼又问道。

挪客先是换了一件花格上衣,一边换衣服,一边回答道:“今晚必须把他解决掉。”

听到挪客的回答,我和老嫖都显得很惊讶,虽然我们不清楚那个叫桑布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但今天这阵势明显能看得出来,zhègè人在曼谷应该也算的上是个人物,手下的xiongdi看起来并不少。

小狼犹豫了片刻,説道:“我和你去。”

“我日的,你们两个疯啦?刚跟人家交完手,人家能不防备吗?就咱们四个你认为这事能办成吗?别他娘的事没办成,再把小命搭进去了,我觉得这事得从长计议。”老嫖説道。

“不,不是四个,是两个。你们两个不用去,这不是你们的事情。如果今天不把桑布解决了,那奎爷以后在曼谷就没有话语权了。更何况奎爷办事向来,説到做到,从不食言,所以今天必须得把他解决掉。”

挪客説完,就把皮箱打开了,我抬眼一看,好家伙,皮箱里面装的都是各种长短的枪械,看样子,这他娘的,还真是一个杀手的装备。

小狼看着我和老嫖,説道:“你们在这里休息吧,我们去去就回。”説完便率先走了出去,挪客收拾好皮箱,对着我们笑了一下,也跟了出去。

老嫖看了我一眼,説道:“我日的,这是什么意思?是嫌我们碍手碍脚吗?”

我一听老嫖説这话,就有diǎn不爱听了,没好声的回了句:“怎么?你还想跟着去吗?要去你去,杀人的事,我不干。”

“我操,你当我爱干啊,我的意思是,帮他们望个风也好啊,总比在这里等着强。”

我看着老嫖,不由得冷笑了一声,説道:“你丫的还望风呢?你对曼谷很熟吗?你知道他们杀完人从哪跑吗?”

老嫖被我説的一愣一愣,瞬间就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了。我也没在理他,走到大床前直接扑了上去,那感觉就像是床上有个美女在等我一样。

我喜欢睡在大床上的感觉,我已经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至从去了四川,我就不曾睡过一天的安稳觉,就更别提是这种舒适的大床了。

也许我真的是累了,也许是泰国纯酒的酒劲上来了,我竟然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等我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朦胧之间,听见外面有人议论着什么。爬起身来,走到外面一看,老嫖正与小狼和挪客坐在院子里谈笑风生,也不知道他们几个在笑什么。不过看到小狼和挪客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昨晚的事情办得很顺利。

我并没有去问他们昨晚办事的细节,不过我相信,老嫖这家伙一定是问过了,我对杀人这种血腥的情节,毫不感兴趣,所以也并不想知道的太多。

吃过午饭后,挪客让我们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一天,然后明天起早带我们去金三角奎爷那里。

休息了一整天,身上的疲劳感也减轻了许多,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説,huifu体能是最简单不过的事了。

早上吃过早饭后,便朝着金三角出发,一行五个人,除了司机,我们都坐在丰田吉普车的后面,显得特别的悠哉。

似乎把桑布的事情都忘到了脑后,特别是挪客,从他的脸颊上,你绝看不出他在一天前杀过人,那种平常的状态,满脸的嬉笑表情,绝不是简单就能装出来的,或许是他杀的人足够多,已经习惯了,所以不以为然。

一路上除了听挪客介绍风土人情,jiushi听老嫖胡吹乱侃,每每老嫖侃吹之时,我总是不屑一顾的将头看向窗外。説实话,这家伙只要是一把话匣子打开了,jiushi一发不可收拾,那张破嘴要比电视剧里的冲锋枪快多了,突突起来没完没了,而且侃吹的都是那些陈年烂谷子的事,我是根本就听不进去。

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这一路上的风景,绝对算得上是美不胜收,沿途路过不少大大小小的佛教寺院,但这些寺院的建筑却没有一个是相同风格的,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yinxiàng中的寺院就应该是那种青砖素色的建筑,可泰国的寺院并不同,不只颜色鲜艳,光彩夺目,就连建筑风格都是那种东西方结合的产物,完全颠倒了我对寺院的理解。

车子在大路上行驶了将近9个小时,除了加油吃饭,就再也没停过。然后又转入了一条看着极像是临时开出来的山路,到处可见临时架设的痕迹和锯断的树木。

虽然这里并没有极其陡峭的大山,但却是连绵不断的原始丛林,这条路是一直沿着山坳而建,一路上的颠簸和曲折,简直没发去形容。有时顺着山坳绕过一座小山,就需要半个多小时。

听挪客説,进金三角腹地的路都是这样的,这些路,有的是当地土著修的,有的则是大毒枭们修的,而修的路,都只在金三角的边缘或是主要景diǎn,没有一条是通向金三角腹地的。

车驶进到丛林以后,导航就成了摆设,我问挪客有没有金三角的地图,我想看看,挪客对我笑了笑,指了指他的nǎodài。

小狼在一旁告诉我,在真正的金三角腹地是没有地图的,各方势力也不会允许有地图出现,每个势力控制的范围都很神秘,不会轻易被他人查到势力范围内的交通路线。所以在金三角,只需要熟记自己势力的进出路线即可,没必要知道他人的。

这一路上出现了很多条岔路,看起来所有岔路的长相都差不多,如果不是很熟悉这条路,一不小心就会开错路,diǎn好的开到当地土著的村庄,diǎn背的那就惨了,准会开到哪个大毒枭窝里,没有地方guānxi的,几乎是有去无回。

天津市咸水沽医院怎么样
鞍山市中医院怎么样
沈阳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柳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白癜风治疗运城哪家医院好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