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饮品

过剩产能坏账冲击波

2019-07-02 14:07:41 | 来源: 饮品

过剩产能坏账冲击波

本报 张学光 北京报道

随着利率市场化的渐行渐近,利差的收窄将会进一步影响到银行业的现金流,而手中握有的大量信贷资产的银行仍旧只能依靠向市场伸手再融资,作为金融领域改革突破口的商业银行信贷资产证券化改革受到金融界政协委员的关注。

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部长张小济在3月9日的小组讨论会发言中表现出不满,因为就在前一天全国政协组织的“化解产能过剩”提案办理协商会上,作为银行业的代表是缺席的,“在化解产能过剩当中,作为债权人的银行才是最应该操心的。”

而就在几天前,前任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在向谈到化解产能过剩时也提道,未来在去产能化的过程中将会对银行业产生冲击。

去产能冲击银行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李克强总理对于2014年化解过剩产能的任务中,对于其中的三个行业给出了明确的量化任务,“今年要淘汰钢铁2700万吨、水泥4200万吨、平板玻璃3500万标准箱等落后产能。”

而实际上,眼下国内需要化解的产能过剩远不止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及的这三个行业,除了传统行业当中的炼油、纺织,甚至还包括了新兴行业当中的风电、多晶硅,以及酒店、餐饮等服务类行业。

“在化解产能过剩上,民企说赔了就赔了,可是国企不一样啊,当初出生证是政府给的,现在要死也得你们同意,从生到死都是你们在指导,不是想死就能死的。”张小济在发言中认为,真正应该主持化解产能过剩的应该是作为出资人的国资委和作为债权人的银行。

事实上,对于已经喊了好多年的化解产能过剩,以及由此可能产生的呆坏账问题,银行业不是没有准备。

前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表示:“对于淘汰落后产能我们是支持的,至于对银行业的这个冲击不要紧,因为我们有足够的拨备,应该支持产能过剩的压缩。”

而李毅中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对于淘汰落后产能过程中,过去的银行贷款没有还上,可能要产生呆坏账,要承认这个现实。“我们要经受这个改革的阵痛,如果我们不承认,抱着捂着,最后积累起来,一下子破产,那个时候给银行带来的冲击和危险会更大,所以我们要在认识上不能再等再拖,越拖带来的损失可能会越大。”

对于银行来说,这种感受会更加的真切。

在3月5日下午,政协小组讨论政府工作报告时,中国建设银行监事长张福荣就表示,“产能过剩对于银行业产生的冲击就是金融风险的累积,增加了区域性金融风险发生的几率,影响国家金融安Web20时代如何做好网络营销全,作为银行业,既要支持国家化解产能过剩的战略部署,又要防范可能发生的金融风险。”

作为建设银行股份公司的监事长谢渡扬在接受本报采访时也予以认同,他认为,对于一些产能过剩行业还是要挖掘新的增长点,对于那些能耗高污染大,实在迫不得已要走破产重组的企业,“银行要积极地参与到企业的破产重组过程当中,一定要和企业寻找各种重组的可能,引入新的投资者,减少损失。”

热议资产证券化

不过,在这一轮以淘汰落后产能为主的去产能化过程中,有投资机构还是认为这将引发银行不良贷款规模的增加,而风险也将从2014年开始明显暴露。

2013年,银行不良贷款呈现出“区域集聚、行业集群”的特点,结构性产能过剩矛盾突出,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成为不良贷款的重灾区,钢贸、光伏、船舶等产我的视频VIP账号密码泄露了怎么办能过剩行业成为不良贷款增长的高发行业。

根据银监会数据,截止到2013年上半年,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资产余额连续7个季度反弹,达到5395亿元,同比增长18.2%;仅在2013年上半年新增不良资产就达到466亿元,同比增长63.51%。

在应对系统性风险上,一个重要的手段就是加强银行资产的流动性管理。有学者再次提出关于不良资产证券化的问题,也就是“商业银行通过将不良资产出售给特设信托机构等,将一部分高风险权数的资产清除出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并在次级市场上出售,在不增加负债的前提下,通过出售不良资产证券,银行就可获得部分资金来源,从而增加资产的流动性。”

但是,出于制度缺失以及相关评级机构的不完善,目前国内在资产证券化上还仅限于信贷资产证券化等小范围。

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月,国内银行间市场共发行30单资产证券化项目,发行规模约1127.4亿元。

“资产证券化处在一个逐步扩大试点的过程中,现在来看,金融资产和信贷资产的全面放开还是需要一个过程。”工商银行前行长杨凯生对表示。

尽管监管层在最近两年来也一直在推动信贷资产证券化的覆盖范围,但是站在银行的角度却陷入到一个矛盾当中:好的资产不愿意拿出来,而坏的资产又不让拿出来。

“对于资产证券化,国家一直是鼓励和支持的,但是有很多的法律上终于知道阿里扎为什么要离开火箭了名记只因他签下了大合同还没有健全,对于外面企业来说,目前的主要障碍也就是法律上的健全,还有就是监管部门的批准。”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在两会期间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

“对资产证券化还是要审慎一点,资产证券化最大的问题就是风险很大。”刘明康说完之后对又强调了一遍,“它的风险很大很大!”

在刘明康看来,资产证券化除了风险问题之外,还有就是会通过杠杆率提高资金成本,导致资金更加稀缺,而资产证券化本身又是一项信息不对称的活动,此外,源头对于组织资产证券化的单位也有一个很大的道德风险。因此,资产证券化需要一个整体的全过程的监管,而我国在这方面既没有法律也没有制度,“全世界每一个角落的资产证券化给我们的都不是经验而是教训,所以对资产证券化谨慎一点是对的。”

“但是我们还是要试。”刘明康接着说道,“因为资产证券化可以分散资产长期持有人的风险。但是,这些风险能不能分散到那些能够更加容易识别风险、承受风险的人群当中去,还是说会适得其反,这就需要我们做很多的功课。”

另据了解,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在两会期间提交了一份关于推进信贷资产证券化的提案,建议从审批制度、完善法规和准入门槛上推进,而更根本的目的在于,“降低信用风险在银行系统的高度集中,优化银行资产负债结构,增强商业银行的风险抵御能力。”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