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汤羹

强者恒强 第三百九十二章:黄金人

2020-01-16 14:59:12 | 来源: 汤羹

强者恒强 第三百九十二章:黄金人

自大武皇朝最西端的云霄城出海,往西十几万里,横渡大海,其中没有多少岛屿,十万里空空荡荡。

十几万里之外,靠近了东土大唐的陆地,才偶尔可以见到一些岛屿。

武道世间里的武道中人实力强横,海运也很发达,能建造出乌鸦大舰那样强横的战舰,自然沿海的城市也很繁荣,比起中土七国那些海港,诸如出云城之类,不知要繁华了多少倍。

唐河自西向东流淌,直入大海当中。

在唐河的入海口之处,就是东土大唐最大的港口,叫做通天城。

意思就是,唐河大浪滔滔,大河蜿蜒数万里,逆行而上,宛若是通天之路,于是出海的城池自然就叫做通天城。

这一日间,通天城港口当中,来了一艘乌鸦大舰。

在东土大唐里,乌鸦大舰素来是朝廷的船只,若非是朝廷之人,哪怕实力再强,哪怕势力再如何庞大,也没有人能有资格拥有乌鸦大舰,就算是流传万古,威震天下的武僧大殿,也无法拥有一艘乌鸦大舰。

赵鹏是个例外。

若非赵鹏做了大唐的帝师,本身就算是位列三公的高官,又得到大唐天子特许,只怕为了那一艘被赵鹏占据了,用来当做船岛的乌鸦大舰,就不知有多少大唐高手,从天下各处地方冒出来,跑到大唐帝都里,来找赵鹏的麻烦。

出现在通天城的乌鸦大舰,伤痕累累。

数不清的战斗痕迹,横呈在乌鸦大舰之上,其中最大的一道伤痕,宽大二三尺,长达几十米,从乌鸦大舰首端一直延伸到乌鸦大舰中部。若非是乌鸦大舰之上的人,将这伤痕用一些大木板钉了起来,只怕这乌鸦大舰,已经是沉入了海中。

通天城是唐河的出海口,而从唐河逆流而上,可以沿着唐河诸多支流,游览大半个大唐帝国,于是通天城的镇守之人,显得尤为重要。

此人的名字,叫做柳轻侯。

柳轻侯威震天下,与大武皇朝征战多年,战功更在武桓侯与龙安君之上,官位也不再这两人之下。

当乌鸦大舰出现在港口之时,柳轻侯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汇报,立即带着诸多军中高手,赶赴港口之处。

柳轻侯认得这一艘乌鸦大舰。

作为一个合格的统帅,柳轻侯认得自己麾下任何一艘超过了十丈长度的舰船,他能叫出每一艘乌鸦大舰的名字,能认出每一艘乌鸦大舰之上的大小军官。

“禀告大帅!”

乌鸦大舰里冲出一个军将,跑到柳轻侯面前,跪拜在地,呼喊道:“末将正带着船队,在海中游弋巡逻,突然有一队人骑着奇怪的大鱼,从东面疾驰而来。末将见他们来历诡异,就带着舰队前去拦住他们,却不料这些人一言不发就大打出手,末将舰队里大小七十余艘船只,三千军士,大多死在了海战当中,唯有这一艘乌鸦大舰,重伤而归。”

三千军士,多半战死!

这对于东土大唐而言,已算是一场惨重的损失。

并非是东土大唐国力弱小,经受不起战斗损失,而是东土大唐素来是兵锋强横,军士战斗力很高,极少会死伤这么多。

“那些袭击舰队之人,现在在何处?”

柳轻侯穿着一身铠甲,伟岸的身躯配着一柄长达四五尺的大剑,他用手按在剑柄之上,目光凌厉,不怒自威。

若是不看柳轻侯一身盔甲,只看柳轻侯的五官与面容,只怕就算是柳轻侯的生死大敌,也会对柳轻侯小看几分。

柳轻侯的面貌,实在是太俊秀了些。

许多年前,柳轻侯刚刚进入军中,作为一个最普通的军士,在上阵杀敌之时,他都会用黑灰抹在自己的脸上,为自己增添几分杀气。直到后来从普通军士晋升为将校,柳轻侯也一直会戴着一个带有面罩的头盔。

不过,随着柳轻侯征战时间越来越长,名传天下,哪怕是大武皇朝之人,也听说过柳轻侯的威名之后,柳轻侯倒也不在乎自己的容貌。

而随着年岁越来越大,柳轻侯脸上,终究是留下了不少岁月的沧桑,再配上他留在下颚上的三髯长须,倒是英气十足。

“他们袭击了舰队之后,就一路往西,朝着通天城疾驰而来。”

军将跪在地上,指着西面方向,说道:“那些人骑着的怪鱼,在水中速度奇快,他们若想用最快的速度,进入我们大唐帝国腹地,那就是从通天城进入唐河,再逆流而上。”

柳轻侯问道:“那怪鱼形状如何,速度如何?”

军将回答道:“怪鱼浑身上下长着鲜红如火的鳞片,头上还长着奇怪的角,乍看一眼,和传说中的海龙有些相似。那些骑着怪鱼之人将我们击退之后,骑着怪鱼一下子就消失在海面上,据我估计,那速度一日至少也有数千里!”

一日数千里,岂不是与寻常飞禽玄兽相比,也差不了多少?

“起来吧!”

柳轻侯略一沉吟,让此人站起身来。

那军将站起身来,“谢大帅!”

不料,柳轻侯腰间剑光一闪,剑锋从那军将脖子上一扫而过,已是割断了此人的咽喉,而自剑锋上逸散出的剑气,更是沿着军将的经络与血管,灌入了军将的五脏六腑当中,将之尽数震碎。

军将捂着脖子,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眼神,凝视着柳轻侯,奋起最后一丝力气,问道:“大帅……你既然已经让我站了起来,却为何还要杀我?”

“我让你站起来,并非是饶恕了你,而是因为,我柳轻侯麾下军士,不可跪着死,只可站着死!你手下三千兄弟,大半都留在了海上,尸骨未寒,你领着些许军官,驾驶着乌鸦大舰,回到我通天城,又有何用?”

柳轻侯神色冰寒,转身就走。

早有属下之人,替柳轻侯准备好了飞行玄兽。

柳轻侯只走了数十步,就有诸多飞行玄兽飞驰而来,载着柳轻侯,飞向了唐河。随即,通天城当中,又有诸多军中高手,骑着玄兽飞禽,朝着柳轻侯急速追击而去。

柳轻侯征战日久,绝非鲁莽莽撞之人,他知道对方既然有实力将自己的属下三千人击溃,那就绝非等闲之辈,又怎会孤身一人前去追击?

唐河蜿蜒,水波潋滟。

日光之下,宛若是一条金灿灿的黄金腰带,缠绕在东土大唐锦绣江山当中。

柳轻侯沿着唐河,一路朝着西面飞驰,逆流而上,约莫追了七八百里水路,终于是在广阔的河道当中,见到了先前军士所说,骑在怪鱼身上之人。

怪鱼一共有十几只,而骑在怪鱼身上之人,却只有四个。

其中一个穿着金灿灿的铠甲,身上皮肤全都遮蔽在金色铠甲当中,严严实实,仿佛是一个黄金人。而在这黄金人身边的大鱼背上,则坐着一个小女孩,约莫十来岁,粉妆玉彻,瓷娃娃一样,最是可爱动人。

另有两人,一左一右骑着怪鱼,护卫在这黄金人与小女孩身边。

十几条怪鱼速度极快,在唐河里横冲直撞。

挡在怪鱼前进路线上的船只,个头稍小的船只,直接被怪鱼直接撞得粉碎。个头稍微大一些的船只,则直接被怪鱼在船身上,像是撞击豆腐一样,撞击出了一个个洞口,怪鱼则沿着洞口穿过大船,朝着唐河上游,风驰电射而去。

莒南县中医院
乐平市人民医院
承德知名白癜风医院
衡水治白癜风医院
泰安治牛皮癣费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