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凉菜

餐飲外賣比餐飲實體店的優勢在哪里

2019-05-22 03:00:10 | 来源: 凉菜

近兩三年,餐飲市場增量更大的一塊,無疑是外賣。  背靠BAT,三大外賣平臺用強勁的資本實力,用大幅補貼把用戶需求生生的砸了出來。  與此同時,不少餐飲創業者也把外賣平臺看做當年的淘寶和易趣,認為這是一個時代的機會,甚至,是一個可以靠互聯思維顛覆傳統餐飲業的機會。  “叫個鴨子”、“叫了個雞”等無下限的品牌名稱,并不妨礙他們獲得資本的青睞;“甜心搖滾沙拉”等斯巴達勇士的鬧劇,并不阻擋他們一夜火遍全國。  外賣餐飲品牌,恍如出生便含著金鑰匙,和苦逼的傳統餐飲門店構成了鮮明的對比:  外賣品牌具備先天的成本結構優勢!  主要原因有兩點:  一是沒有前廳,不需要那么大面積,而且對地段無要求,所以房租低;  2是不需要服務和前廳管理,人力本錢也低,所以,外賣理應有更高的利潤。  某外賣品牌對傳統門店和外賣門店本錢結構的比較分析  顯著的本錢優勢,再伴隨著互聯營銷的添磚加瓦,外賣品牌仿佛可以分分鐘達成品類 ,占據顧客心智,實現長久盈利!  如今,外賣平臺的補貼大戰已經悄然落幕,移動互聯的紅利期也已經過去,創業做外賣餐飲品牌,真的具有成本優勢嗎?  01、房租成本比較  毫無疑問,外賣不依賴線下客流,對選址的要求當然更低。但是,房租的差距,或許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大。  首先,出于配送時間和距離的斟酌,外賣餐廳的選址并不能太偏僻。  30分鐘投遞,這既是顧客的需求,也是外賣平臺的考量,外賣平臺為了實現送餐效率更大化,不會向顧客推薦過遠的商戶,乃至,在高峰時段會主動屏蔽過遠和不順道的商戶。  要想生意好,選址還得在熱門商圈之內,眾所周知,相同的租賃面積,同一商圈內房租并不會有天壤之別。  前一陣聲稱獲得2000萬融資的外賣品牌“Kao!烤肉飯”,其創始人在總結選址策略時提出“一級商圈,十級商鋪”的概念。  這一略顯夸大的表述暗示,同一商圈中,十級商鋪的租金可能只是一級商鋪的十分之一,但事實上,哪有一個商圈中存在租金差距如此之大的“十級商戶”?  其次,食藥監對餐廳的面積、房屋類型和餐廚比例有著嚴格的要求,面積過小的餐廳是無法獲得餐飲服務許可證的。  即便是外賣餐廳,面積也不可能無限制縮小,更不可能選擇在非商用地方開店(前一陣被暴光的黑作坊是特例)。  通過北京市場的實際經驗推斷,作為一家快餐廳,堂食店和外賣店的 終的房租比較更可能是下面的情況:  注1:假定實體快餐廳的面積是120平米  注2:北京食藥監要求獲得餐飲服務許可證的 小經營面積為60平米  02、人力本錢對比  為了對比人力成本,我們假設實體快餐廳和外賣餐廳的產品、單價、單量是相同的,營業額都是日均10000元這個較高的水平。  快餐廳主要的工作量產生在后廚,對同樣的訂單量,不妨假設實體店和外賣店后廚的人數都是8人,而實體店還要配置前廳人員,數量再增加6人。  那末人力成本數據比較以下:  03、外賣的隱藏成本  如果只是比較房租和人力成本,再加上外賣店的面積小投資小,外賣店確實是具備顯著的優勢,那么結論就這樣出來了嗎?  隱藏費用之一  平臺費用  如果與外賣平臺合作,并且采用外賣平臺提供的送餐服務,則要上交營業額20%左右的提成作為費用(向消費者收取的配送費也要交給平臺)。  你想自己送餐來省掉平臺費?太幼稚了,你認為平臺是做公益的嗎?  首先,非平臺送餐商戶,想得到好的排名,難度會更大,沒有好的排名就沒有暴光度,沒有曝光度當然就沒有銷量。而且,你能保證自己配送的效率比平臺高?你能保證配送費用算下來比平臺低?  好吧,這些假設你都能做到。你確保你能雇到送餐員?在北京,外賣平臺的瘋狂擴大已經將送餐員的平均工資推到6000元左右,你也出的起6000?難道你也有BAT的錢可燒?難道你不怕你5000元工資的廚師天天與送餐員 ?   后是補貼的問題。顧客對補貼是高度敏感的,而補貼按一定比例由平臺和合作商戶共同承擔。不與平臺合作,就沒法參加平臺的促銷活動,補貼就得全部自己擔。  所以,創業的外賣餐廳常常不得不選擇外賣平臺的配送服務, 后致使的結果,就是理想與現實的差距:硬生生的多出20%的平臺費用。  隱藏費用之二  營銷費用  線上和線下門店有個明顯的區分:線下顧客走過一條街,必將經過所有的店鋪;但上,大部分顧客都很有可能在排名靠前的商戶達成了購買,排名靠后的其他商戶就沒有機會被顧客看見了。  外賣品牌在平臺上想要靠前,就需要一系列的營銷措施。根據平臺的數據規則, 重要的兩個指標:  一是成交量靠前;  2是優惠力度靠前;  而為了達成更高的成交量,常常又需要通過更多的優惠力度來促銷……這簡直就是個惡性循環。  當然,土豪也可以躲開這個惡性循環,因為,現在可以直接購買排名啦!  如今,外賣平臺的補貼大戰已悄然落幕,移動互聯的紅利期也已經過去,現在的外賣平臺,和淘寶、天貓已經沒有區別了:  商戶要保持排名和暴光度(注意,是保持而不是增加哦),必須得源源不斷的付出高昂的營銷本錢。  外賣平臺上滿減優惠的常見折扣率不會低于10%(還不包括秒殺、特價菜品)。  而實體門店,通過營銷手段把人氣拉起來之后,常常會階段性的停止促銷措施,不需要付出高昂的成本去維持人氣。所以,實體快餐廳在點評上的常見折扣率不高于5%。  04、結論  雖然我們沒有一一去對比全部的成本費用項目(例如包裝費、餐具損耗、能源費、消耗品……),但從成本結構的大項上比較,可以看出:  在營業額相同的情況下,典型的外賣商戶并不存在明顯的成本優勢(甚至略高),所以,在一樣的毛利下,外賣店也不存在顯著的利潤優勢。   后,用一位資深互聯創業人、現餐飲運營者——“Miss宋”的分析作為結束:  外賣平臺,如同當年淘寶到天貓量變引起質變的道理一樣,打破了原有商業地產零售幾千年來的生態,也會打破餐飲的生態。  跟淘寶和滴滴一樣,外賣平臺先從三無小餐飲(淘寶C店)入手,因為品牌店此時看不上外賣這點量。  然后通過補貼養成客戶習慣(各平臺燒錢補貼,上有了各種不花錢吃飯的攻略,與滴滴出行補貼如出一轍)。  再是品牌店鋪跟進(天貓來啦,滴滴專車),展現排位從銷量排位變成付費買流量排位(淘寶規則也是這么改過來),各種新店按點擊量收費(淘寶鉆展)、上美食折扣專區(聚劃算)。  跟商家的資金結算周期也是和淘寶一樣,再賺你個資金沉淀的錢,為互聯金融再添磚加瓦。  當外賣流量被兩大平臺掌控,餐飲發現除要交房租之外,還要支付向平臺購買流量的錢,和把利潤再分給外賣物流小哥。  當平臺巨無霸分完商品銷售這杯羹,在滴滴出行上燒錢養成移動支付的習慣, 終會從餐飲上實現移動支付的利潤收割,從餐飲上分走一杯羹。  當無數O2O風潮中失意的互聯創業者,蜂擁進入餐飲外賣行業,妄圖挽回一局時,一定會發現,他們所走過的 長 遠的路,就是BAT的套路。

本文内容来源于:中华餐饮 :安迪

东宫李承鄞是怎样恢复记忆的居然是小枫用命导演柯宙斩获第51届美国休斯顿国际电影节大江大河宋运辉得知宋运萍去世痛打雷东宝让

新华保险大病险“破冰”
刘亦菲自拍画质又遭吐槽 网友:手机自带糊图功能
日本拟用机器人检查基础设施代替人类或成可

猜你喜欢